返回

散文精选

目录
在线听书微信公众号:xyyueduw
羊男的圣诞节
没有了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在盛夏之际,羊男受到为圣诞节音乐作曲的委托。无论是羊男或是这位委托人,在夏季的羊衣服之下,都热得汗流浃背。在炎热的夏季里,身为一个羊男,实在是一件十分辛苦的事。特别是对那些买不起冷气的贫穷羊男而言。
电 风扇呼噜呼噜地转着,两个人的羊耳朵也随风啪咑啪咑地拍打着。“我们羊男协会,”对方那个男人稍稍弄松了胸口的拉链,让电风扇的风吹进去,一面说着。“ 每年会选一位具有音乐才能的羊男,请他替我们为供奉圣羊上人的音乐作曲。而后在圣诞节当天将之演奏出来。而今年,你很幸运地被选中了。”
“那实在不敢当”羊男说。
“特别的是,今年正逢圣羊上人逝世二千五百年纪念。因此我们衷心地期望,你能作出符合这个意义的,盛大的羊男音乐来。”那个男人说。
“那当然、那那当然!”羊男搔着耳朵说。现在距离圣诞节还有四个半月,有这么长的一段时间,我一定有办法写出了不起的圣诞音乐来。羊男的心里这么盘算着。
“没有问题,包在我身上!”羊男拍着胸脯说。“我一定会作出很好的音乐交给你们的。”
但是九月过去了,十月过去了,十一月也结束了,羊男还是无法着手进行羊男协会所委托的音乐作曲工作。
由于羊男白天在住所附近的甜甜圈店上班,可用来作曲的时间,简直少得可怜。再加上每次一弹起他那一架破钢琴,住在一楼的房东太太,就会跑上来咚咚咚地敲起他的门来。
“吵死人了!拜托你别弹了!连电视的声音都听不到了!”
“真是抱歉。但是我必需在圣诞节之前把这弄出来。可不可以麻烦您,在这一段时间稍微忍耐一下?”羊男怯怯地说。
“别开玩笑了!”房东太太吼道。“你要是不满意的话,就搬出去好了。让你这种打扮奇怪的男人住在这里,已经够落人笑柄了。要是再给我添麻烦的话,那就对不起了!”
羊男黯然地看着月历,离圣诞节只剩下四天了。因为根本不能弹钢琴的缘故,答应别人的曲子连一小节也没有作出来。
中午休息时,羊男正垂头丧气地坐在公园吃着甜甜圈时,羊博士恰好打那儿经过。
“怎么啦,羊男?”羊博士问道。“你看来相当没有精神哟!圣诞节都快到了,你这样怎么行呢?”
“我之所以会没有精神,就是因为圣诞节的缘故。”羊男于是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羊博士。
“嗯,嗯。”羊博士一边抚弄着胡子一边听着。“如果是那样的话,或许我可以帮助你”。
“真的吗?”羊男半信半疑地说。因为羊博士是一位只研究羊的古怪学者,镇上的人都传说着他的脑筋有点问题。
“当然是真的啰。”羊博士说。“傍晚的时候到我家里来吧,我教你一个好方法。不过,我可不可以吃你那个肉桂口味的甜甜圈呢?”
然后,根本不等羊男说“好呀!”或“请用!”,已经拿起甜甜圈津津有味地吃起来了。
当天傍晚,羊男带着六个甜甜圈当礼物,去拜访羊博士的家。
羊博士的家是一幢非常古老的砖造房屋,周围种植的树木都修剪成羊的形状。连门铃、门柱到铺路石,没有一样不是羊。
真是让人叹为观止啊!羊男心想。
羊博士将羊男带来的六个甜甜圈,狼吞虎咽地吃了四个。剩下的两个则慎重其事地收到柜子里去。然后,用口水湿了湿手指,将落在桌子上的残屑沾起来,津津有味地舔着。
“这个人可真爱吃甜甜圈啊!”羊男感叹地说。
将手指舔乾净以后,羊博士从书架上拿出一本厚厚的书,书的封面上写着“羊男的历史”。
“那么羊男君,”羊博士以严肃的口吻说。“在这本书里面,记载着有关羊男的所有事情,包括为什么你无法写出羊男音乐的理由。”
“可是博士,那个理由我知道啊!是因为房东太太不让我弹钢琴的缘故。”羊男说。“若是她让我弹钢琴的话……”。
“不、不,你错了。”羊博士摇着头说。“原因不在那儿。并不是说如果你可以弹钢琴,就可以将曲子作出来的。而是有个更深远的理由。”
“你的意思是?”羊男问道。“那是因为被诅咒了的关系。”羊博士压低声音说。
“被诅咒了?”
“正是如此!”羊博士点了好几个头说。“就是因为诅咒,才使得你不能弹钢琴,曲子也写不出来。”
“唉呦。”羊男呻吟了一下。“又是为了什么,才会被诅咒?我什么坏事也没有做啊!”
羊博士啪啦啪啦的翻着书。
“你在六月十五日是否曾经抬头看月亮呢?”
“没有,已经有五年没有抬头看过月亮了。”
“那么,在去年的圣诞夜,你是否吃了中间有洞的食物呢?”
“每天的午饭,我都是靠甜甜圈裹腹的。在圣诞夜那天吃的是哪种甜甜圈已经记不得了。但是可以确定是吃了甜甜圈。”
“是中间有洞的吗?”
“唔,应该是吧!因为大部分的甜甜圈中间都有洞呀!”
“这就对了!”羊博士说着又点了好几次头。“正是因为如此,你才会受到诅咒。无论如何你也算是羊男中的一员,若是在十二月二十四日圣诞夜这一天,吃了中间有洞的食物的话,就会如此!”
“这种说法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呀!”羊男吃惊地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真是让人吃惊,竟然连圣羊祭日都不知道!”羊博士更是吃了一惊说。“现在的年轻人可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啊!在你成为羊男的时候,不是曾在羊男学校学习各种相关的事物吗?”
“唉,这个嘛,是有啦。但是我在学校的时候,没有任何一个科目是拿手的,所以啰。”羊男不好意思地搔着头说。
“好 了吧,你看!就是因为你不注意,才会落到这步田地,真是没有办法啊!但看在你带甜甜圈来的份上,在此我就教你一下吧。”羊博士说。“好的,十二月二十四日 圣诞夜那天,同时也是圣羊祭日。也就是说,这一天是圣羊上人因为夜行,跌落洞里而去世的神圣祭日。所以,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们就已经知道,在这一天是不能吃 有洞的食物。像通心粉、竹轮、甜甜圈、中卷圈、洋葱圈等这一些食物都不行。”
“等一下,我有疑问。为什么圣羊上人会半夜时在路上走着?又为什么路上会有个什么洞呢?”
“这 个我就不知道了。再说这也是二千五百年以前的事,怎么可能会知道。无论如何,事情就是这般。如同法律一样,不管你知道或是不知道,触犯了就会被诅咒。一旦 被诅咒,羊男就不是羊男了。你无法作出羊男音乐的理由就在于此,嗯。”“真是令人沮丧啊!”羊男十分无奈地说。“这个诅咒难道没有破除的方法吗?”
“这个嘛,”羊博士说。“要破除诅咒的方法也不是没有,只是非常地困难。即使这样也没有关系吗?”
“没关系,请告诉我应该怎么做?”
“这个方法就是你自己也亲自掉进洞里一次。”
“洞?”羊男说。“要掉进什么样的洞呢?不管是什么样的洞都可以吗?”
“别胡说了!怎么可能什么样的洞都可以。要能够破除诅咒的洞,是又大又深的。请稍等一下,我来查查看。”
羊博士拿出那本破破烂烂的“圣羊上人传”来,哗啦哗啦地翻着。
“嗯,唔,在这里了。圣羊上人是跌到一个直径二公尺、深二百零三公尺的洞里而去世的。因此,只要掉进一个尺寸相同的洞里去就可以了。”
“话虽如此,但先不提我一个人挖不出一个深达二百零三公尺的大洞来。首先,若是跌进这么深的洞里去,诅咒还没有破除,不是就摔死了吗?”
“别急别急,还有下文。‘想要破除诅咒,洞的深度可以省略至百分之一’,也就是说,只要二公尺又三公分就可以了”
“啊,太好了,这样我就挖得了,没问题!”羊男兴奋地说。
向羊博士借了那本书以后,羊男就回去了。根据书里的记载,要破除诅咒的洞实在有很多规定。羊男一一地在笔记本上记了下来。
(1)洞一定要用以榛木柄的铲子来挖才可以。(因为圣羊上人的手杖就是用榛木作的)。
(2)掉进洞的时间得在圣诞夜的凌晨一点十六分。(因为那是圣羊上人跌落的时刻)。
(3)掉进洞的时候,身上要带着用没有洞的食物准备的便当才行。
(1)和(2)都可以确定,但掉进一个深仅二公尺的洞里,为什么还得准备便当,羊男感到大惑不解。
“唉,算了,既然书上这么记载着,还是完全照办比较保险。”羊男心想。
圣诞节只剩三天就到了。在这三天之中,得做好一把榛木柄的铲子,并用它挖出一个直径二公尺、深二公尺三公分的洞来才行。真是的,怎么会卷进这么奇怪的一件事里,羊男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在树林里找到了榛树,羊男用锯子锯了一段树枝回来。花了一天的时间,用刀子削出铲子的柄。然后第二天,就在家里的空地上开始挖起洞来。
房东太太见了跑来质问:“干什么,为什么要在这里挖洞?”
“我正在挖个埋垃圾的洞。”羊男回答。“我在想,这样是不是会比较方便……”。
“哼,是这样吗?你要是敢搞什么鬼,我就打电话报警!”房东太太非常厌恶地说完,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羊男用卷尺仔细地量好尺寸后,挖出一个直径二公尺、深二公尺零三公分的洞来。“嗯,这样就可以了。”羊男说完用木头盖子把洞给盖上。
终于,圣诞夜这天来临了。羊男从甜甜圈店带回来一堆那种中间没有洞的麻花甜甜圈,放进背包里装好。有了这个,便当就算是准备好了。随后又将钱包和小型手电筒,放进羊衣服胸前的口带里,并把拉链拉好。
凌晨一点时,四周围家家户户的灯火都熄灭了,空地上一片漆黑。也没有月光,星星也看不见,伸手都不见五指。
“这么暗,难怪圣羊上人会跌到洞里去。”羊男一面喃喃自语,一面藉手电筒的灯找着洞。但实在太暗了,洞的位置相当难找。
“这可怎么办?眼看就要一点十六分了。如果再找不着那个洞的话,不就得等到明年的圣诞夜了。无论如何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正说着的时候,脚底下突然踩了个空。羊男掉到洞里去了。
“是什么人在白天的时候把盖子给打开了啊?”掉进去的时候羊男这么想着。“一定是房东太太做的好事。因为她对于我所做的事都看不顺眼。”
尽管羊男心里这么想着,但总觉得有点不对劲。我只不过跌了一下而已,而且我所挖的洞深度仅二公尺三公分,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久还没有碰到底。
突然间碰地一声,羊男跌到了洞底。虽然深得可怕,但奇怪的是一点也不觉得痛。
羊男摇了摇头,想要用手电筒照看一下四周的情况,可是手电筒不见了,一定是跌下来的时候遗失的。
“搞什么东西啊!?混蛋!”黑暗中传来一阵咒骂声。不是才一点十四分而已,怎么早了两分钟,混蛋。再爬上去重新来过。”
“对不起,实在不知到会这么黑暗,一不小心就掉下来了。”羊男说。“再说这洞这么的深,要我再爬上去一次也太过份了吧。”
“真是拿你没办法啊,混蛋。差一点就连垫子都来不及帮你放。这边一直准备你一点十六分才会掉下来的,混蛋!”
随后传来划火柴的声音,有人点燃了烛火,点蜡烛的是一位高个子的男人。虽然他的个子很高,但肩膀的高度只和羊男的一样而已。只是脸很长,好像麻花甜甜圈般一圈圈地卷起来的。
“还有,你这家伙,混蛋,有照规定带便当来吗?”麻花人说。
“没有带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混蛋。”
“带了带了,完全遵照指示。”羊男急忙回答。
“那么快点拿出来瞧瞧,混蛋,我的肚子饿死了!”
羊男打开背包,拿出一个麻花甜甜圈来,交给麻花人。
“这、这、这是什么鬼东西啊?”麻花人看到后咒骂道。“故意带这种东西来嘲笑我的脸嘛,混蛋!”
“不,你误会了。”羊男擦着汗说。“只因我在甜甜圈店工作的关系,所谓中间没有洞的食物,就只有这种麻花甜甜圈啰。”
“你看这边,不要再提什么麻花了,混蛋!”麻花人说着在地上蹲了下来,扭弯的眼睛中流出眼泪。抽抽咽咽地哭了起来。“我就是长着这种脸,才得在这么黑暗的洞穴?当看门人啊,混蛋!”
“这可怎么办?好像说错话了。我所指的是扭绞形状的甜甜圈。”
“来不及了啦,混蛋!”麻花人哭着说。
羊男没有办法,又拿出一个扭绞形状的甜甜圈来,把扭在一起的部分分开来,拉直了以后交给麻花人。
“你看,真的没什么,没有骗你吧!请放心地拿去吃吧,好吃得很喔!”
麻花人接过去以后,一口接一口地吃了起来,但仍不停地啜泣着。在麻花人吃着甜甜圈的时候,羊男向他借了蜡烛,在洞穴底部调查起来。空旷的洞底有一间大房间,里面摆设着麻花人的床和桌子。
“既然有看门人,某处应该要有门才对”羊男这么想着。“如果没有门的话,看门人也是多余的。”当羊男正这么思考着的时候,发现床的旁边开着一个横向的小洞。于是羊男就拿着蜡烛钻了进去。里面非常地黑暗,而且又弯弯曲曲的。
“真是的,要不是去年的十二月二十四日吃了甜甜圈的话,不就不会吃这些苦头了嘛。”羊男嘟嘟囔囔地自言自语。
钻进去大约十分钟之后,四周渐渐亮了起来,接着看见了洞口。洞的外面是一片光明,陽光普照。
“这真是怪事!掉进洞里的时候才刚过凌晨一点,天色*不是应该还没亮才对吗?”羊男左思右想。
从洞口出来,外面是一片广阔的空地。空地的周围被高大的树木包围着,其他什么也看不到。天空中飘着白云,也听得到鸟叫声。
“那么,到了这里以后应该怎么做才好呢?书上只写着掉进洞里后,诅咒就可以破除。也不知道为什么还会遇到这些怪事。”羊男说。
羊男觉得肚子有点饿,于是坐了下来,拿出一个甜甜圈来吃。
正当羊男啃着甜甜圈的时候,背后传来“你好呀,羊男先生。”“你好啊。”的问候声。羊男一回头,看见那儿站了一对双胞胎女孩。其中一位穿着印有(208)号数字的衬衫,另外一位则穿着印有(209)数字的衬衫。
若不是有号码可以区别的话,这两位女孩子根本长得一模一样。
“嗨,你们二位。”羊男说。“要不要过来一起吃甜甜圈啊?”
“哇,太好了!”208那位女孩说。
“很好吃喔,因为都是我亲手作的。”羊男说。于是三个人排排坐在地上,津津有味地吃着甜甜圈。
“谢谢你的招待!”209说。
“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甜甜圈!”208说。
“那可真是太好了!”羊男说。“对了,我受到了诅咒,请问你们知道破解的方法吗?我就是为了打听这件事才来到这里的。”
“好可怜啊!”208说。
“被诅咒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啊。”209说。
“严重得可怕啊!”羊男说着叹了一口气。
“那么去找海乌鸦夫人试试看怎么样?”209对208说。
“对呀,海乌鸦夫人说不定会知道喔。”208对209说。
“那位夫人对于有关诅咒的事知道得非常详细。”209对208说。
“那么二位,能不能带我去找这位乌鸦夫人呢?”羊男说。
“不是乌鸦啦!”208说。
“是海乌鸦才对!”209说。
“因为乌鸦和海乌鸦是完全不同的。”208说。
“就是说嘛!”209说。
“抱歉抱歉。”羊男向208和209赔着不是。“能不能带我去看这位海乌鸦夫人呢?”
“当然没有问题啰!”208说。
“那就走吧!”209说。
双胞胎和羊男三个人一起在森林走着,双胞胎边走边唱着歌。
如果风是双胞胎
吹向西也吹向东
如果风是双胞胎
吹向左也吹向右
走了十多分钟,到了森林的尽头,前面是一望无际的大海。
“看见那边岩石上的小屋了吧,那就是海乌鸦先生的家。”209指着说。
“我们是不能踏出森林外面的。”208说。
“真是感谢万分!这样我就有救了!”羊男说。然后从背包中拿出麻花甜甜圈来,分给双胞胎一人一个。
“谢谢你,羊男先生。”208说。
“一定要顺利将诅咒解除喔!”209说。
前往海乌鸦夫人家的路非常难走。岩石被侵蚀地坑坑洞洞的,连像条路的地方都没有。再加上吹着强劲的海风,羊男只好紧紧地攀附在岩石上,不然就会被颳走了。
“海乌鸦夫人会飞所以没关系,真希望她也亲自来用走的试试看。”羊男嘟嘟囔囔地抱怨着。
尽管如此,羊男还是挣扎着爬到了顶点,然后敲了敲海乌鸦夫人家的门。
“什么人?是收报费的吗?”房子里传来一个宏亮的声音问。
“哦,不是。我是羊男……”羊男说。
“那个我并没有需要。”那应该是海乌鸦夫人的声音断然地说。
“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麻烦请开门。”
“真的不是收报费的吗?”
门突然碰一声地打了开来,海乌鸦夫人探出了头来。夫人的个头很高,喙的尖端看起来好像十字镐一样地尖。
“经双胞胎的介绍,所以来夫人这儿请教有关诅咒的详细事情。”羊男战战兢兢地说。要是被这像十字镐一样的大嘴在脑门上啄一下的话,不命丧当场才怪。
夫人怀疑地上下打量着羊男。“先进来吧,听不到你在说些什么。”
房子里真是乱得一塌糊涂。地板上积满了灰尘、桌子上沾着黏糊糊的调味料、垃圾桶眼看就要满出来了。
羊男来此之前所发生的事一一作了说明。
“这样就不妙啰。”海乌鸦夫人说。“你打从错误的出口出来了”。
“得回去重来一次才行”。
“这样也不太对。既然已经来了,就不必再回去了。”夫人左右摇晃着大嘴说。
“只要骑在我的背上,然后载你到能解开诅咒的地方去就行了。”“如果能够那样的话,就太高兴了!”羊男说。

没有了 返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