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花花饭

目录
在线听书微信公众号:xyyueduw
妖精生物 第七话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还是孩提时我就听说,大地震发生前,小狗小鸟之类的动物会乱叫乱跳。所以我一直认为,动物们拥有人类没有的预知能力,直到几天前,一个电视节目讲到了这个秘密。
  地面下的巨大岩石相互冲撞、挤压时,地磁会紊乱。虽然人类什么都感觉不到,但敏感的动物立刻就能察觉,从而做出一反常态的行为。
  如果这是真的,那老鼠逃离将要发生火灾的屋子,又是怎么回事呢?是不是暗示即将发生不幸的人家,势必会发生什么乱事呢?
  现在想来,我就像那老鼠,不知何时,已察觉了将要到来的不幸。这绝不是什么事后诸葛亮,那段时间,家里的确有些跟以前不同。虽然说不清究竟是哪儿,但家里的氛围确实在一点点地变化。
  肯定是因为大介离开了才会这样,当时的我这么认为。
  虽然一起度过的时光还不满两个月,但我完全迷恋上了大介。每每回忆起一同玩游戏的日子,或者去水上乐园的那一天,我都难过得心痛。这样的时光已成为过去,这一点尤其让我难以接受。
  兴许是我对他的思念太深吧,有时我放学回到家,总觉得家里依旧有大介的气息。这根本不可能,但我总有一种大介做完工作在我家休息的错觉。
  然而,那并非我的错觉。
  那一天发生的事情,不管经过多少年,我都不可能忘怀,想必今后也不会从头脑中淡去吧。那个让我意识到不幸正悄悄降临的秋日。
  那天早上起床时,我就觉得身体的状态怪怪的。全身虚脱无力,要从被窝里爬出来,对我而言简直就是场试炼。前一天下了一整天的雨,气温降了不少,也许是感冒了吧。
  我跟妈妈说后,她的脸色一下阴沉起来。量了量体温,比平常的温度高,但还称不上生病。妈妈从药箱里找出感冒药让我吃,说到学校之后肯定会好起来。
  我自己也没太大惊小怪。秋季雨后的天空高远而晴朗,风也十分宜人。也许真像妈妈说的,只要像平常一样去学校,就能把这点不舒服忘得一干二净吧。
  这天,爸爸要去稍远的地方工作,所以比平时提早了三十分钟出门,然后我和弟弟也一起出门上学了。
  但是,果然还是不行。
  早上第一节课算是忍耐过去了,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我感到身体越来越不舒服。腰部有些沉重,肚脐眼下好像有什么热乎乎的东西聚集在一起。
  第二节课后休息时,我在厕所里看到从自己下体流出鲜血,吓坏了。
  啊啊,这个……
  虽然老师早就集合女生上过课,但我完全没料到它会这么早来拜访自己。我自以为流血的程度,不过几张卫生纸擦过就会没事,怎知它的分量竟然这么多。说不定这并非课本上提到的那种事,而是我身体中有什么部位坏掉了?
  我去了医务室,医务室的老师告诉我应该怎么处理。因为内裤沾了血,我只好向学校医务室借了备用的内衣。
  “虽然也不算病……怎么样?要不舒服的话,今天就回家休息算了。”和妈妈一样年纪的医生老师和蔼地问。第一次碰上这种事,我自己也不知所措。我现在只想赶紧回家,让妈妈照顾,在床上躺着休息。
  “今后每个月都会来,还是早点习惯比较好。”医生老师一边写着给班主任的早退假条,一边温柔地对我说。
  女人竟然不得不经历这种叫人郁闷的事情,真是亏死了。
  我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时间还不到中午十一点,光是背着书包、戴着学生帽走在路上,就让我觉得害臊。对于自己身体上的变化,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我假装起咳嗽来。
  我的步伐不自觉地变慢了很多,因为两腿之间的生理用品很叫人在意,我没办法用普通的速度行走,而且我又担心它会不会掉下来,会不会歪到一边去,结果我的走路姿势就像爸爸一样不自然。
  终于,我走到了公共汽车行驶的大路。只要在前面的天桥拐个弯,就是我家所在的巷子了,还有一点点路。
  就在我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时,一个女人从巷子里冲出来,一路小跑着从我面前穿了过去。
  红色的连衣裙上辍着黄色和紫色的大花,袖子像灯笼一样。超短裙裙摆下的两条腿,在秋日的阳光中白得耀眼。
  更令我印象深刻的,是那个人脸上明媚的笑容。洁白的牙齿,上卷的浓密睫毛,眼睛水灵动人。她那么开心,一定是去见心上人吧。
  妈妈……
  那个人是妈妈。
  因为和她平时的穿着风格大相径庭,所以我没有立刻认出来。但仔细一瞧,怎么看都是母亲没错。
  妈妈手里提着一个红色的大包。我也记得那个包。那是爸爸摔伤后住院时,用来装爸爸的东西的。不过,眼前的包比那个时候撑得还要鼓鼓囊囊。
  我觉得自己正在看不该看的景象,想也没想就躲到最近的电线柱后面。
  妈妈完全没有注意到几米远处的我,她背朝着我,小跑着逐渐远去。超短裙的裙摆在风中飘舞,好像妖精生物的那一圈褶皱。两条雪白的腿真的很美,就算是身为女儿的我,也感到难以将视线移开。这还是我头一次发现,妈妈的腿竟然那么漂亮。
  妈妈在大路上叫了辆出租车,像逃命般跳进车。也许是受到她这股气势的影响,那出租车不等车门关好,就风一样地开走了。
  我呆呆地站在原地,望着那辆出租车逐渐远去。那之后,妈妈就再没有回过家。
  几天后爸爸告诉我,妈妈和大介私奔去了别的城市。
  那阵子放学回家,我偶尔感觉到大介的气息,其实并不是什么错觉。大介在辞职后,还经常偷偷摸摸到家里来,和妈妈保持着秘密的关系。
  结果,妈妈舍弃了一切,舍弃了爸爸,舍弃了奶奶,舍弃了我,舍弃了弟弟,她舍弃了一切,去了她的新世界。
  我被抛弃了——被丢在了一个名叫“家”的巨大投币式保管柜里。
  那件事情发生后,已经过了三十多年。那天之后,我再没见过妈妈。她究竟在哪儿,过着怎样的生活,一切都无从得知。
  可能的话,我希望她已经经历了最大的不幸。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