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花花饭

目录
在线听书微信公众号:xyyueduw
冻蝶 第五话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我依旧无法相信蝴蝶能够越冬。在我看来,蝴蝶绝对是弱小生物的头号代表。
  有一天,我到学校的教师办公室去向老师请教。担任班主任的女教师一时答不上,不过坐在她旁边的一个中年男老师,却很有兴趣地插嘴进来。他不是班主任,是专门教自然课的老师。
  “道雄,你晓得的还挺多嘛,这种蝴蝶真的有哦。”
  那位老师就近抓来一张纸条,在上面写了几个字,然后把纸递给我。纸条上写着“琉球青斑蝶”几个字,仿佛咒文一样的蝴蝶名字。
  “告诉你很容易,不过最好还是你自己去查。去学校的图书室,里头有昆虫图鉴。”
  放学后,我兴冲冲地跑去学校图书室。翻开供小学生阅读的昆虫图鉴,知道确实有一种名叫琉球青斑蝶的蝴蝶,会聚集在树上过冬。文字说明旁有张不太清楚的照片,果然如美羽所说,看起来的确很像“长满蝴蝶的树”。
  也许是为了激发小学生的学习兴趣,那本昆虫图鉴上还有关于昆虫小知识的边栏。我从边栏里得知了“冻蝶”这个词,意指能够一直生存到寒冷季节的蝴蝶,在俳句里面经常会使用到。
  你可不要小看了它们。蝴蝶其实比你想象的要坚强得多哦。
  看到这个词时,美羽的声音仿佛在我耳边响起。
  我一向以为蝴蝶很弱小,没想过它们竟然拥有这么坚韧的生命力,我觉得心底涌起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感动。
  就在这时,正浩和班上的同学一起走进图书室。那天是只对二、四、六年级开放借书的日子。
  自从七月的那件事情以来,我和正浩之间出现了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他无视我的存在,我也觉得和他碰面很痛苦。我已经认了命,所以经常会主动避开他。
  在走进图书室看到我的那一刻,正浩的表情略微有些僵硬。我装作没有看见他的样子,重新埋头于手中的图鉴。
  没想到几分钟之后,正浩离开一起来的朋友,跑过来跟我打招呼。不过他没有称呼我为“小道”。
  “你在看什么?”
  我困惑不解,把书的封面给他看:“昆虫图鉴。”
  “咦……你喜欢虫子吗?”
  老实说,以前我并非特别喜欢昆虫。但是,那段时间我的确喜欢上了蝴蝶。所以我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后来正浩被朋友们叫走了,但在时隔这么久之后,又能跟他说上两句话,让我很高兴。
  接下来的星期三,我又见到了美羽。
  那天,美羽带来了我最不喜欢吃的彩糖,这是在果冻里加入砂糖做成豆子形状的点心。每粒糖豆大概通心粉大小,染着粉红、橘黄等各种鲜艳的色彩。奇甜无比,只吃一颗,我就觉得脑子腻得晕乎乎的。这东西就和做法事时要吃的“落雁”一样,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鬼门关。
  “我在图鉴上看到蝴蝶树了。”我用门牙一点点地磕着糖豆,一边说。
  既然收下了美羽给的糖豆,我自然不能不吃。
  “真的?像你这样有问题就去查,真是了不起!”美羽依旧用那毫无长进的关西话表扬我。
  “那个叫琉球……青斑蝶的蝴蝶,对不对?生存在最南边的岛上。”
  我说了那个岛的名字,美羽听天由命般地回答:“那个地方,是我的故乡。今年夏天我到大阪来……来工作。”
  “这样啊。”
  回想起来,美羽谈起关于自己的事情,这是头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我的故乡是个很好的地方。”
  而后,美羽跟我讲述她的故乡如何美丽、如何漂亮。虽然我连那个岛的确切位置都不知道,但是仅仅听她的介绍,我便已觉得那是人世间的天堂。
  “你为啥要离开那么好的地方呢……一直住在那里不好吗?”
  “是啊,我也想回去了。”
  听我这么说,美羽露出伤感的表情。上次我跟她见面时,她似乎说过,她已经回不了故乡了。
  “以前跟你提起过的……我有个弟弟,现在读小学四年级,跟小道一样可爱。”
  我回想起头一次与美羽相遇时的情景。因为我的背影和她弟弟很像,她才忍不住主动向我搭讪。
  “其实那个孩子现在病了,脑子里长了一个东西……为了治好那个病,得花很多钱。所以,我爸爸问别人借了好多钱。我得帮忙一起还钱才行。”
  尽管说的是如此痛苦的事,美羽的表情看起来却意外地平静。但这一定是她强装出来的吧,我想。
  “可是美羽姐姐不是在咖啡店里工作吗?在咖啡店里能赚很多钱吗?”
  “这个……赚不了多少钱啊。不过,我只能在那种地方工作。”
  我想象着美羽身穿咖啡店制服的模样,肯定和莉香娃娃一样可爱吧。
  “我也想去美羽的咖啡店看看。”
  我这么一说,美羽扑哧笑出声来。
  “这样啊……等小道长大后再来吧。”
  “不是大人就去不得吗?”
  “我们店只卖咖啡哦。不能喝不加牛奶和糖的黑咖啡的人,就不能进我们店。”
  美羽这么说,笑了。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