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空之蜂

目录
在线听书微信公众号:xyyueduw
第二十三章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汤原和山下一起坐在电视前。萤幕上持续播放相同的影像,都是从各地核电厂的控制室实况转播反应炉停机的情况。照理说,绝对不可能是相同的影像,但因为发电厂的控制室都大同小异,所以会以为都在重复看同样的画面。
  “现在总共有几家核电厂停机了?”山下小声地问。
  “好像刚才满四十家,还有三家。”
  “已经有那么多间停机了。”山下的目光移回电视画面。
  包括目前正在兴建的在内,日本总共有五十三个反应炉,但因为需要定期维修,所以并不是所有反应炉都同时运转,今天有四十三个反应炉正在运转。夏天由于雨水不足,所以会尽量避免在这个季节维修,但也不是所有的反应炉都在运转。
  “不会因为电力不足引发问题吗?”山下担心地问。他认为目前的情况是自己的儿子引起的,所以很担心因此造成危害。
  “如果有重大问题发生,新闻快报就会报导。反正只有今天一天,只要企业暂停部份生产线,民众克服一下酷热的天气,应该可以撑过去吧。”
  “希望如此,但我很担心会影响电脑的线上系统。”
  “政府应该会周详地考虑这些问题。”汤原说到这里,发现这家发电厂的综合技术主任小寺就站在旁边,他似乎也听到了刚才的谈话,于是,汤原问他:“小寺先生,你认为呢?”
  “线上系统会不会受到影响吗?”小寺突然被问,似乎有点不知所措。
  “不光是线上系统,突然停电可能会造成很多问题吧?”
  “是啊,虽然无法一概而论,”小寺沉默片刻,似乎在脑海中整理。“各家电力公司通常对供电对象都会有某种程度的优先顺序,当供电量不足时,首先会确保重要单位的电力,让影响最小的地方停电,所以,电脑系统集中的地方应该会受到保护。”
  “喔,原来有这样的机制。”
  “当然,这种优先顺序是企业机密。”
  汤原点点头。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大家都付同样的电费,却有差别待遇,心里当然会不高兴。
  “所以,农村地区停电的机率就比较高吗?”
  听到汤原的发问,小寺微微偏着头。
  “这……我想应该不至于。”
  “为甚么?你的意思是说,不必担心电力不足的问题吗?”
  “不,这就不大清楚了。对不起,失陪一下。”小寺说到这里,好像临时想起了甚么事,快步走出了房间。
  汤原目送着小寺的背影,感到无法释怀。对核电厂的人来说,全国核电厂的反应炉都停机应该是大事,但这里的职员都不愿谈论这件事。当然,也可能因为直升机可能会在这里坠落,所以他们忙于做相关的准备工作,根本无暇讨论这种事。
  “差不多了。”一旁的山下看着手表说,汤原也将视线移回电视画面。
  他们从刚才就坐在电视前,并不是为了看核电厂反应炉停机,而是等待即将转播的警察厅长的记者会。
  又一个在九州的核电厂反应炉停机后,画面上出现了男主播的身影。
  “各位观众,刚才为您转播了九州不知火核发电厂一号机停机的情况,警察厅的芦田厅长即将按照新阳事件的歹徒要求举行记者会,公布救援山下惠太小朋友的方法,现在我们来看看记者会现场的情况。”
  画面立刻转到记者会的现场,芦田厅长神情略微紧张地出现在一堆麦克风前。厅长手拿着一张纸,正在和身旁的男人讨论纸上的内容。嘈杂声中,不时亮起闪光灯。现场很杂乱,但电视台记者完全没有插话,证明这一切不是虚构的连续剧。
  不一会儿,芦田厅长看向正面。他左手握拳放在嘴前,轻轻咳了一下。
  “谨告新阳事件的歹徒,”厅长用略微高亢的声音开始念手上的纸稿,“政府已按照你们的要求,决定将全国核电厂的所有反应炉停机,大约二十分钟后,所有反应炉都将停止运转。现在轮到你们遵守约定了。我方打算用以下的方法营救山下惠太小朋友。在我方救援过程中,切勿移动 CH─5XJ。一旦移动,山下惠太小朋友和数名救难队员的生命都可能会有危险。北海边的北斗发电厂二号机停机后,将立刻展开救援行动。”
  芦田厅长身旁有一张画了营救方法的示意图,航空自卫队的宣传官看着图向大家说明。汤原他们早已知道了内容。宣传官的语气很平静,但汤原深知直升机在空中有多么不稳定,所以觉得好像在听天方夜谭。当初之所以没有反对,是因为他很清楚,这是眼前唯一的方法。
  身旁的山下身体微微颤抖着。汤原以为他在抖脚,转头一看,才发现并不是。山下看着电视浑身颤抖,嘴唇发白。
  “别担心。”汤原拍了拍后辈的肩膀。“我听说航空自卫队的救难队队员个个都是高手,要相信他们的能力。”
  “我知道。”山下连声音也在发抖。“问题是歹徒会不会答应。”
  “应该没问题。因为既没有要求改变直升机的高度,救难队员也不会进入直升机内,完全符合歹徒提出的要求。”
  “是没错啦。”
  救难队长八神打完电话走了回来。
  “救难队已经做好了准备,随时可以出发。”
  “请问会派谁进行救难活动?”山下问。
  “飞行员和救难员都是高手,这点请你放心。”
  “那就拜托了。”山下深深地低下头。
  八神离开后,消防队的佐久间队长立刻走了过来。
  “我有事想要请教一下。”
  “甚么事?”汤原问。
  佐久间似乎有点在意山下。
  “那架直升机目前的燃料还剩下多少?”
  “燃料吗?只要计算一下就知道,请问有甚么问题吗?”
  “是啊,有一点小问题。”佐久间吞吐起来。
  这时,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因为要考虑万一坠落时的灭火方法。”
  说话的是三岛。汤原知道他和发电厂的职员一起,正在和消防队员讨论。
  “坠落,你……”汤原在说话时,察觉到身旁的山下浑身紧张。
  但是,三岛用冷漠的口吻继续说道:
  “没有人能够保证救援活动一定能够成功,当然必须考虑到万一的情况。”
  “三岛,何必故意说这种话?”中塚数落着他。
  “厂长,在眼前的情况下,绝对不能感情用事。这次的事,山下也有责任,他让小孩子擅自闯入停机库,而且还跑进要交货的直升机里,根本是身为家长没有好好管教小孩。”
  “喂!”汤原站了起来。
  山下伸手制止了他。
  “不,汤原先生,他说得没错,我真的感到很抱歉,都是我不好。”然后,他抬头看着佐久间队长,“你想了解燃料的残余量吗?我马上来计算。”
  汤原狠狠瞪着三岛,但其他人都低着头,室内充满尴尬的沉默,只听到窗外传来大型直升机的引擎声。
  三岛开口说:“我们公司的研究室有蒸气产生器的冲击强度相关数据,我去请他们传真过来。”说完,他大步穿越房间,走去走廊。
  汤原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对着山下的背影说:“你别放在心上。”
  山下轻轻点了点头。
  “因为他和你们一样,都是锦重工业的人,才会说那样的重话。”中塚用安慰的语气说道。“他这个人很有责任心。”
  “也许吧。”汤原看着三岛离去的那道门嘀咕。“他可能没有小孩,如果有小孩,应该不会说这种话。”
  没想到中塚说了令人意外的话。“不,他有小孩。应该说,他曾经有过小孩。”
  “啊?”汤原惊讶地看着发电厂厂长。“甚么意思?”
  “他的孩子死了,我忘了是多久之前。”中塚说完,看着身旁的小寺。
  “好像是两年前。”小寺回答。
  “已经那么久了喔。”中塚转头看着汤原。“我记得是意外身亡。”
  “是喔。”难怪三岛的双眼中出现了十年前不曾有过的暗光。汤原忍不住想道。
  ※※※
  挂上公用电话后,三岛隔着玻璃窗看着外面的情况。消防队和自卫队的车辆开始匆忙移动,他们也根据冷静的判断,认为营救行动并不一定会成功。
  实在太差劲了。他回想起自己刚才的言行,忍不住陷入自我厌恶。自己居然对直升机的技术人员山下说了那些刻薄的话。
  自己的确对计划被打乱感到心浮气躁,但刚才会那么歇斯底里,真正的原因是他从山下身上看到了两年前的自己。
  那也是一个闷热的日子,是六月底梅雨季中太阳难得露脸的日子。三岛陷入了回忆。他之所以会记得是星期四,是因为他在参加周间会议时,接到了噩耗。
  他接到茨城县警交通课的电话,上了年纪的警官用沉痛的声音告诉三岛极其惨痛的消息。
  智弘在平交道被电车辗毙。
  他顿时感到天昏地暗,拿着话筒蹲了下来,完全没有察觉守在一旁的同事伸手搀扶他。
  三岛努力从喉咙深处挤出声音:“请问……在哪一家医院?”
  但是,交通课的警官没有立刻回答,片刻的沉默后,终于开了口:
  “你儿子的遗体目前还在回收。”
  听到“回收”这两个字,三岛的脑海中清楚地浮现出一个画面。智弘幼小的肉体被铁块用力冲撞,好像苹果被踩烂般四溅。他发出了野兽般的咆哮。
  那个平交道位在智弘就读的小学和住家中间,平交道很小,卡车只能勉强通过,周围是一片树林,没有民房,所以,从大路上看不到那个平交道。
  学校禁止学生上下学走那个平交道。智弘每天早上都和其他同学一起结伴上学,不会经过那里,但由于走平交道比较近,所以有不少学生在放学时走那条路,智弘也是其中一个
  学校方面禁止学生走那条路的最大原因,就是即使栅栏已经放下,仍然有很多学生钻过去。于是有时候会派人站在平交道旁站岗,监督学生在放学时有没有走那条路。
  但是,智弘出事的那天没有人站岗,附近也刚好没有人。所以,无人知道他到底是怎么被电车辗过的。
  只知道虽然栅栏已经放下,智弘仍然闯入平交道。警报器和栅栏都没有损坏。
  警方认为,智弘不顾电车已经靠近,像其他同学平时那样,钻过栅栏试图冲过去,结果就被电车辗过。
  无论三岛或是他的妻子秋代都对警方的判断没有异议。因为他们想不到除此以外,儿子还有甚么理由会闯入平交道。
  三岛就像所有遇到这种情况的男人一样,为这件事责备秋代。认为自己忙于工作,没有时间照料到儿子的生活细节,确认儿子上下学有没有走学校规定的路就是母亲的责任。事到如今,他终于明白到当时的自己只是为责怪而责怪。
  秋代因为儿子的惨死而精神崩溃,在头七的夜晚试图自杀。她用智弘的美工刀割腕。幸亏三岛立刻发现,才没有酿成大祸,但夫妻之间已经产生了极大的鸿沟。秋代很快就搬回娘家,没有再回三岛的身旁。三个月后,他们正式离婚了。
  每次回想当时的事,三岛就忍不住觉得自己太愚蠢了──
  智弘的死充满了启示,自己却没有察觉,反而怪罪秋代,把她当成代罪羔羊。照理说,夫妻两人应该齐心协力,思考儿子惨死所代表的意义。
  三岛看着窗外的视线移向上空。巨大的机体正从上空俯瞰着他。
  当然,这种方法不可能是正确答案──他心想道。
  一份传真交到新阳发电厂厂长中塚的手上,一看就知道是歹徒寄来的。文章内容如下:
  “看了关于救援的记者会。
  目前似乎符合我方提出的条件,同意营救孩童。
  但是,一旦发现中途有故意破坏约定的行动,直升机将立刻坠毁,不会事先发出警告。直升机一旦坠落,必定是你们造成的原因。
  谨在此向救援人员的勇气表达敬意,并真切祈祷他们幸运,以及不会做出背叛我方的行为。
  天空之蜂”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