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空之蜂

目录
在线听书微信公众号:xyyueduw
第四十七章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汤原和山下一起仔细观察着送到的装置,立刻得出了结论,但他并没有说出口。周围聚集的相关人员都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这个装置上。
  “怎么样?”中塚代表众人问。
  汤原点了点头回答:“的确是歹徒使用的,做得非常精巧,绝对出自专家之手。”
  “喔。”周围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那可以用这个移动直升机吧?”新阳发电厂的厂长露出既不安、又期待的表情,汤原很希望能够回应他的期待,但还是必须说出身为技术人员的专业见解。
  “不,这恐怕……”说着,他看着山下。山下也对这个装置感到失望。
  “恐怕?难道不能用吗?”
  “现在还无法断言,但这个可能性相当高。”
  “为甚么?坏掉了吗?”
  “不,没有坏掉,而是无法用这个装置移动直升机。”
  “怎么会……”
  “可不可以请你说明一下?”后方传来声音。是消防队长佐久间。
  “没问题。”汤原指着装置说。“这是无线电遥控器,是用无线遥控系统改装的。”
  “我知道。”
  “这个装置可以做三件事,启动引擎,操作主螺旋桨和尾舵,以及切换自动驾驶。”
  “既然这么厉害,”中塚说,“应该可以想办法吧,只要从自动驾驶变回手动驾驶,再控制方向舵就好了,不是吗?”
  “问题就在这里,这个装置无法解除自动驾驶。”
  “但不是可以切换……”
  “只能从手动驾驶切换成自动驾驶,应该只要按这个开关就行了,”汤原说着,指了指装置左侧的开关,“但不能倒过来,无论再怎么拚命按这个开关也没有用。”
  汤原深深感受到所有人内心的绝望,但他也无能为力。
  “原本应该有这样的开关吧?”佐久间问。“可能驾驶座上有吧。”
  “不,并没有这样的开关。”
  “没有?那怎么切换回手动驾驶?”
  “并没有某一个开关可以从自动驾驶状态变回手动驾驶,只要飞行员接触驾驶杆、尾舵踏板或总距杆的其中一个,就会自动切换。当自动驾驶在飞行中发生状况,如果解除后再操作操纵杆,就会造成时间上的损失,进而引发飞行上的失误。如果这样无法切换,就可以有特定开关直接停止自动驾驶装置。”
  “既然这样,这台仪器也一样吗?只要移动操作螺旋桨的操纵杆,就可以切换为手动驾驶。”
  消防队长的疑问很合理,汤原他们也研究过这个问题,脑海中也已经有了答案。
  “很遗憾,这台仪器无法做到。”
  “为甚么?”
  “当飞行员移动操纵杆时,感应器会察觉这个动作,把变位量变成电子讯号,这个讯号会进一步变换成A/D,传入电脑,但歹徒剪断了感应器的电线,另外装了会发出电子讯号的仪器,然后用这台仪器进行遥控。也就是说,感应操纵杆动作的感应器目前处于被废除武功的状态。刚才说的解除自动驾驶,必须靠这个感应器的讯号才能够完成。”
  “因为感应器无法感应,所以也无法解除……”
  中塚嘀咕道,汤原看着他,不得不说:“就是这样。”
  “太可笑了。”今枝部长气鼓鼓地说着,拍着旁边的桌子。“那是怎样?这台仪器甚么都做不了吗?”
  汤原无法开口对他说:“就是这么一回事。”因为他知道在案发后数小时内就查到歹徒,并发现了这个遥控器的侦查员有多么辛苦。
  其实汤原早就料到了。如果歹徒已经逃走,留在房间内的机器可能就是没用的东西。
  “所以说……所以说,如果政府接受了歹徒的要求,他打算怎么移动直升机?”今枝部长努力克制着内心的愤怒问。
  “有两种可能,第一个可能,歹徒手上可能有另外的遥控器。”
  “除了这个仪器以外吗?”
  “对,我猜想应该可以用无线电登入直升机上搭载的自动驾驶用电脑,可能事先输入了移动直升机的程式,只要发出切换的指令就可以了。”
  老实说,得知在长滨发现了歹徒的仪器时,汤原期待的是这个仪器,但实际看到时,他立刻感到失望。山下应该也有同感。
  “歹徒带了这个仪器逃走了吗?”今枝问。
  “如果带着逃走,恐怕要开车,而且还需要天线。”汤原说。
  “不,应该没有带着走。”综合技术主任小寺插嘴说。“我认为还有另一个房子。”
  “你为甚么会这么想?”今枝问。
  “就是那个发电厂整体的红外线热影像,歹徒必须随时监测,所以,除了汤原先生刚才说的仪器以外,还需要通讯器材和电脑,我不认为歹徒会带着四处走。”
  “有道理。”中塚表示赞同。“我现在才想到,长滨的那个房间里没有接收直升机发出的红外线热像的设备不是很奇怪吗?”
  警备部长似乎也发现这个意见很有道理,紧绷着脸沉吟着。
  “关于这一点,晚点再来研究。如果歹徒有好几个人,就可能分头行动。汤原先生,你刚才说,如果政府答应歹徒的要求,歹徒可能用两种方法移动直升机,另一种方法是甚么?”
  “嗯,另一种方法,搞不好……”说到这里,汤原结巴起来。
  “搞不好甚么?”
  汤原下定决心开了口:“我在猜想,搞不好歹徒也没有移动直升机的方法。因为歹徒预测到政府不可能接受他们所提出的条件,所以一开始就打算让直升机坠落。”
  “怎么……”今枝说到一半闭了嘴,也许他原本想说:“怎么可能有这种事?”但他之所以没有说出口,是因为觉得汤原的话并非完全没有道理。政府的确从来没有打算接受歹徒的要求,所有人都知道政府不可能接受,所以,即使歹徒一开始就这么认为也在情理之中。
  “所以,歹徒就把那架直升机丢在那里不管吗?”佐久间问。
  “我只是说,也不能排除有这种可能。”
  虽然汤原这么说,但他认为这种可能性相当高,最重要的原因就在于要设置这套设备很麻烦。歹徒必须在昨天晚上完成所有的装置,当然必须尽可能省略不必要的步骤。他们认定政府不可能接受他们所提出的要求,所以也没时间准备复杂的装置。
  “果真如此的话,”小寺说,“就应该赶快让反应炉停止运转,反正现在歹徒已经无法让直升机坠落了。”
  “不,这倒不一定。”汤原反驳说。
  “是吗?”
  “即使歹徒没有方法移动直升机,也可能有方法让直升机坠落。因为坠落很简单。”
  “是吗?”小寺难掩失望。
  凝重的空气笼罩了所有人。原本期待这个遥控器可以解除危机,所以,现在也格外失望。
  今枝部长猛然站起来说:
  “总而言之,现在就是无计可施。”
  他的声音难掩内心的焦躁。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