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空之蜂

目录
在线听书微信公众号:xyyueduw
第五十章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爱知县警小牧警察分局──
  响起了敲门声。门打开了,今野探头进来,看到高坂后,轻轻点了点头。
  “录影带送到了。”今野小声地说。
  “没想到这么快。”
  “县警总部一直在录制NHK的节目做为纪录,我们很幸运。”
  “风水轮流转,好运终于转到我们这里了。”
  高坂和今野一起走去刑警办公室,那里已经放了电视和录影机。看到两个人走进来,年轻的刑警按下了播放键。
  “从刚才的时间研判,差不多是从这里开始。”那名刑警说道。
  萤幕上出现了一名女记者,正在说明敦贺市区的情况,高坂觉得画面很熟悉。的确就是这个节目。
  记者报告各地的情况后,萤幕上出现了至今为止的事件过程。这些画面也很熟悉。赤岭淳子差不多就从这时候开始出现了变化。
  在介绍直升机遭到偷窃的地点时,画面上出现了锦重工业的停机库,接着是新阳发电厂。“停一下。”今野突然说:“再往回倒一点,从拍到停机库的地方开始。”
  年轻刑警按照他的吩咐倒带,画面停在停机库的镜头。
  “好像是从这里开始。”今野对高坂说:“只有这里可能和那个女人有直接的关系。”
  “嗯。”高坂把脸凑到电视前。这个画面中拍到了甚么让她心慌意乱的东西?但那只是远距离拍摄直升机遭窃的停机库,没有拍到任何人。
  今野在一旁叹着气:“甚么都没有吗?”
  高坂没有答腔,摇了摇头。
  “继续播下去。”
  在今野的指示下,年轻刑警按了播放键。停机库的画面结束后,就是新阳发电厂。主播报导了歹徒寄了恐吓信、警察厅长举行记者会,以及歹徒提出了营救孩童交换条件等消息。
  “这么短的时间内,真的发生了很多事。”今野叹着气说道。
  接着是直升机的技术人员抵达新阳,经过大门,以及全国各地核电厂的反应炉停机的情况,以及营救孩童的那一幕高潮──
  “再从头播一次。”高坂说。
  倒带时,他忍不住思考。刚才赤岭淳子并没有很专心地看电视,显然并不是很细节的部份,画面上一定出现了某个足以让她慌乱的事物,但为甚么自己看不到?
  他回顾了刚才和她之间的对话,她突然开始担心直升机坠落可能造成的危害,甚至担心前往现场的警官的人身安全。为甚么?
  录影带开始播放第二次。高坂定睛细看,仍然没有看到任何吸引目光的画面。
  “我们认为她看到电视后态度有所改变,难道是我们的错觉吗?”
  今野这么说时,高坂忍不住站了起来。
  “停。遥控器可不可以借我一下?”
  他从年轻刑警手上接过遥控器,把录影带稍微倒带,然后又按了暂停键。
  画面上出现的是新阳发电厂的大门。锦重工业的两名直升机技术人员坐在警官驾驶的车进入发电厂。
  “怎么了吗?”今野问。
  “赤岭淳子突然很在意现场的情况,似乎在思考直升机万一坠落时,可能造成的危害。”
  “所以呢?”
  “我一直在思考原因,终于想到。会不会某个对她而言,很重要的人物可能在现场?”
  “甚么?”今野张大眼睛。
  “她之前并不知道,但看了电视后偶然发现这件事,所以才会陷入慌乱。”
  “所以,歹徒在新阳吗?”
  “虽然这种想法很唐突,但如果从歹徒可能是内部人员的角度思考,并不算太大胆。”
  “所以,电视有拍到那个歹徒吗?”今野看着画面。“这两个人的确是锦重工业的员工,和那个女人有交集……”
  “不,应该不是那两个技术人员,电视上曾经多次提到他们前往新阳,赤岭淳子不可能不知道。”
  “那……”
  “这个人是谁?”高坂指着画面的角落。一个男人站在警卫室前。
  他用遥控器让录影带继续播放。那个男人离开警卫室,斜斜地走过镜头前。他的视线瞥了镜头一眼。
  “给我电话。”今野命令年轻的刑警。
  ※※※
  高坂和今野一起回到会客室时,赤岭淳子仍然看着电视,她显然在担心男友的安全。她知道能够让他远离危险场所的唯一方法,就是向警方供出一切,所以,她没有提出要回家,但是她又不希望他遭到逮捕。此刻她的内心一定像暴风雨中的大海般翻腾不已。
  高坂注视着她的脸坐了下来,她像刚才一样低下头。
  “我们已经找到嫌犯了。”高坂静静地说。
  “他目前人在新阳发电厂。”
  赤岭淳子的肩膀立刻抖动了一下,然后缓缓抬起头。她的双眼充血。
  “但是,”高坂接着说,“目前还无法逮捕他,因为我们要开始寻找证据。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恐怕很难阻止直升机坠落,但我们一定会逮捕他。”
  赤岭淳子舔着嘴唇。她可能感到口渴。
  “如果你是为他着想,就请你对我们说实话,我们可以立刻逮捕他,也可能顺利阻止直升机坠落,这样对他也比较好,也许可以拯救他的性命。”
  “没错,他想要死。”今野在一旁插嘴说道,这句话对她造成了很大的冲击。
  今野继续说了下去。
  “如果不是想死,根本不可能主动进入现场。直升机很快就要坠落了,所有相关人员都开始撤离,但不知道他会不会撤离。而且,我们也不知道撤离是否能够确保百分之百的安全,只能祈祷一切平安。”
  赤岭淳子用右手擦着左手臂,高坂发现她的视线飘忽不定,呼吸也变得急促。
  “赤岭小姐,”高坂开了口,“是你篡改了出入人员登记表吗?”
  她痛苦地扭了一下身体,然后就静止不动,轻轻点了点头。
  今野重重地吐了一口气。高坂听着他的叹气声,又问了第二个问题。
  “是你把木箱子从资材仓库搬出来的吗?”
  数秒的沉默后,她再度点头。
  “木箱子搬去哪里了?”
  “第三停机库后面……”
  高坂和今野互看了一眼。赤岭淳子这句话足以证明她和这起事件有关。因为除了一部份目击者以外,只有歹徒或是共犯才知道木箱子放在停机库后方。
  “木箱子里面是甚么?”
  “不知道。”
  “有人请你搬过去的吗?”
  “对。”
  “就是拜托你篡改登记表的那个人吗?”
  “对。”
  “他是谁?”
  赤岭淳子缓缓抬起头,她的眼眶周围也都红了起来,但始终没有落泪。
  “请你们不要让他死。”
  说完,她说出了那个名字。
  那个名字和高坂他们猜测的是同一人。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