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教场

目录
轩宇微信公众号:xyyueduw
第三话 蚁穴 第二节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六月十九日 星期五
  这星期从一开始就搞砸了。周一第二堂的水中救难训练,因为私下交谈,被贞方教官训了一顿。也连累了稻边巡查。因为是我先找他讲话的。
  所以,我本来已劳记在心,不容再失败了。可是,今天第四堂课,使用模拟住宅做犯罪搜查实习时,我又出了大纰漏。我无法成功探集指纹,焦急之下,不但未验出重要证物,反而还把指纹抹消了。结果,和我同组的成员都被服部教官臭骂一顿。
  我真的能够顺利毕业吗?我已渐渐失去信心。算了,事情已经发生也没办法。重要的,是今后,我必须不慌不忙保持平常心。这样在自习室竖耳静听,分秒刻画夜晚的时钟声格外清晰,令人心情安宁。我渴望永保这平静的心情。
  *
  写完日记,鸟羽用夹子夹住稿纸右上角。格子里的字迹,比入学前好看多了。选择书法社团果然是对的。
  把稿纸边上弄整齐后,重新放在桌上。花时间慢慢重读。
  每晚写日记,在隔天早晨的班会交出,是这里的规定。不上课的周六周日,会在宿舍门口设置收稿箱。
  浏览学生日记的不只是指导教官。其他教官之间也会传阅。不知到底会被谁看到,所以不能乱写。
  重读两次后,他拿起橡皮擦。
  “劳”记在心应该是“牢”记才对。还有,指纹不是“探集”应该是“探取”。好险。如果有错字或漏字,只要发现一处,就得罚做二十次伏地挺身。
  字面固然如此,内容当然也不容轻忽。按照规定,日记只能写出事实。如果有误认的记述,那可就不只是伏地挺身了。整晚,都得在宿舍走廊罚跪。
  应该没有弄错任何事实关系吧?水中救难是周一的第二堂课,没错。犯罪搜查也是今天的第四堂课没错……。
  最可怕的,是文中出现实际没有的事,也就是捏造的内容时。一旦被发现就会遭到退学。
  公文的确是正确第一。不能如实写出文章的人,警界不需要。这个道理可以理解。
  但是,再怎么说,直接开除也太严厉了吧?
  为了避免误认与捏造,只能写主观的感想。但是,只写那些的话,对于不擅长写作文的人会很吃力。不仅得花很多时间构思文章,也凑不出规定的字数。
  植松当班导时,要求大家一定要以敬体书写,风间接棒后撤销了那条规定。与植松在时不变的是分量。四百字稿纸必须写满五张以上。对于不擅长写作文的自己而言,加上语尾敬词书写至少可以多凑一点字数。
  一看时钟,已经快午夜十二点了。
  在快要十二点的时候还没睡。仅只是这样的小事,在警察学校这个场所,已算是新鲜体验。不过延长熄灯时间至一点的理由,若非“考试前”而是别的,那就更好了。
  差不多该回房间睡觉了。鸟羽自椅子起立。
  正要走出自习室时,不经意向房间后方一瞥,好像看到最后一排有运动服的手肘。似乎有人在。
  “先驱第一宿舍”一楼的这间自习室,与学校教室一样,桌子是以五列五行的方式排列。但每张桌子都有隔板,所以看不见是谁在使用。
  之所以想停下脚步,是因为从手肘往肩头看上去,似乎瞥见俊秀的娃娃脸。
  那肯定是稻边。
  轻轻向他打声招呼吧……。
  但是,这时鸟羽的身体已有一半来到走廊上。稻边似乎也没发现他,所以鸟羽想想觉得算了,径自离开自习室。
  回到自己的房间,把教科书与笔记本放进观音中,继而取出挖耳棒。
  慎重插入左边的外耳道。挖出的耳垢带有湿气。
  拿面纸擦拭棒子前端后,正准备挖右耳时,有一边的墙壁传来咚咚声。是隔壁邻居石山在敲墙。
  “鸟羽,刚才的你听见没?”
  也许是边吃面包当消夜边讲话,石山隔墙传来的声音有点含糊。
  什么?他还来不及如此反问,石山已继续说道:“我看那个呀,八成是电动脚踏车与轻型小汽车。大概是迎面相撞吧。”
  鸟羽开窗,窥视外面。环绕校舍的铁丝网围墙与树林挡住视野看不清楚,原来如此,好像发生擦撞,传来某人的说话声。
  “说不定是为了诈领保险金。难道你不觉得奇怪?正好在午夜十二点整出车祸。”
  鸟羽随口附和石山后,关上窗子。把挖耳棒放回原位。然后拿起原本装夹子的空盒,蹲在地上,开始沿着墙边搜寻黑色昆虫。
  发现有蚂蚁从外面进入房间,是在入学不久之后。肯定是墙壁或天花板的某处有侵入口。
  他找过设施管理部门,但对方无意修缮。
  就在这时,他在同班的稻边衣服上发现一只蚂蚁。他抱着某种怀疑试探着一问,果然,稻边也有同样的烦恼。
  两人开始商讨对策。找出侵入口,用瞬间胶堵起来吧。如此决定后,他们在彼此的房间将瞬间胶挤进墙壁裂缝。两个房间出现的蚂蚁的确减少了。但并未完全驱逐。
  是从几时起,只要在房间一发现蚂蚁,就会立刻捕捉呢?他会装进小瓶或盒子,比较个头大小。在严酷生活中的片刻无聊做为慰藉,正是最佳游戏。
  平时都可以捉到三只。但今天连一只都没发现。已过了半夜。蚂蚁也回窝睡觉了吗?那就算了。
  鸟羽起身。坐到桌前,在日记上又添上两三行。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