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教场

目录
轩宇微信公众号:xyyueduw
第三话 蚁穴 第四节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六月二十三日 星期二
  关于刑法,我想应该可以大致掌握主要条文。但是碰上刑事诉讼法,或许是因为内容太琐碎,弄得脑袋一团混乱,连最基本的都记不住。虽然教官的声音清楚传入耳中,却无法在脑海固定,好像左耳进右耳出。再这样下去会下意识产生畏惧,所以或许该更加努力去预习与复习。
  ——写到这里我要招认,其实,同样的念头我从四月就一直在想。简直毫无进步。抱着反省的意味,我决定明天把头发剃成二公厘的光头。
  不过说来还真快。日子过得太快了。居然已经到六月下旬。但另一方面,现在对我而言,也是一年之中最喜欢的季节。躺在床上,总有白摩托车的引擎声在耳膜内侧嗡嗡响,但唯有这个时期,窗外传来的树林沙沙声胜过那个声音,可以让我的心情格外清爽。
  *
  开始西斜的太阳,烧灼脖颈。
  操场的沙尘散发的气味,令人想起去年夏天,骑摩托车环游全国时,故意专挑泥土路行驶的经验,不免有点怀念。然而,现在不是慢慢沉湎回忆的时候。
  脸颊感到强烈的视线。来自斜后方。
  与其他三十四人一样,把T恤下摆塞进运动裤内,鸟羽继续做热身操。边做,边在脑中努力想像一问一答式的卡片。那是为了刑事诉讼法的小考,昨晚,自己做的卡片。
  翻开第一张。
  问:刑诉法中,如何称呼警察?
  答:司法警察职员。
  还在看。他知道视线的主人是谁。肯定是稻边。曾经的好友。至于现在,是前天与昨天既未交谈也没对过眼的对象。
  翻开下一张卡片。
  问:刑诉法中将司法警察职员如何分类?
  答:司法警察员与司法巡查。
  ——因为我没有看到他。
  周一中午,他做出虚假的证词后,立刻被须贺赶出射击场。之后,稻边八成又被须贺带去柔道场。在那里不知被揪住衣襟对打了多少次,又被摔出去多少次。
  稻边的脸孔再度插入意识。他慌忙翻开下一张卡片。
  问:请简单叙述二者的定义与差异。
  答:巡查部长以上阶级者为司法警察员。巡查长、巡查阶级者为司法巡查。二者在搜查的权限有所差异。
  不假外出时,会受到何种处罚,实际上是交由班导自行决定。若是风间,想必稍微教训两句就没事了。但风间这一个星期都不在。这是稻边的不幸。
  视线比预想中更强烈。承受注视的脸颊已开始喊痛。
  问:请简洁叙述司法警察职员的权限。
  答:得申请逮捕令。亦可申请搜索令。可以检视。还有将嫌疑人送检……送检……送检……。
  应该记得更多的,却就是想不起来。
  看来无法用准备小考来转移注意力了。
  那么这招如何?鸟羽从运动裤口袋取出一张纸。上面记有接下来要进行的训练概要。
  (1)“去除瓦砾时的千斤顶使用法”。
  (2)“进入密闭空间的方法与简易影像探索机的活用”。
  (3)“对挤压伤症候群(crush syndrome)之顾虑”。
  (4)“冲浪板的使用法”。
  以大号字体打出以上文字。
  他想继续往下读,但输入脑中的只有标题。底下记载的详细文字,一概只滑过意识的表层。
  鸟羽决定正面对峙。他朝斜后方转身。
  不是稻边。目光对上的,是双手持拐杖的女学生。楠本忍。从刚才就一直盯着这边的是她。
  “有事吗?”
  开口的同时,有点奇异的感觉。因为楠本的脸,和之前比起来好像不一样了。
  “鸟羽,你和稻边是朋友吧?那么,你为什么在须贺教官面前不肯帮稻边?在游泳池那次,你都拼命跳下水了。”
  大概是听谁转述的吧。会是传说中替风间当间谍的宫坂吗?抑或是大嘴巴的石山?不管怎样,这个学校很小。一旦发生什么事,消息立刻会飞跃男女之间的屏障,传入每个人的耳中。
  “稻边不是那种会不假外出的人。这点人人皆知。——你为什么要对须贺教官说谎?”
  鸟羽无视楠本的质问,决定转移话题。
  “听说你在停车场被夹住双腿。”
  “如你所见。”
  楠本把某一边的拐杖,稍微自操场的沙土上抬起给他看。
  她受伤的当晚,另一名女学生自学校消失了。是岸川沙织。像逃走一般消失,就此遭到退学处分。根据传言,楠本好像就是被岸川害的,但真假不得而知。
  “该不会,那个人对我做的事你也知道?”
  楠本说着,向旁边看。鸟羽也瞥向同一个方向。操场角落,在武道场后方的位置有个花坛,白发男正在那里替植物浇水。
  “风间教官对你做了什么?”
  于是,楠本再次将拐杖的前端抬离地面。这次,她把拐杖碰到鸟羽的左脚后,隔着鞋子狠狠朝他的脚尖压下。
  “痛!”
  他不禁发出短促的叫声。附近的学生转头看发生了什么事。
  “忍耐一下。你是男人吧?和我的遭遇比起来,这顶多只算是被蚊子叮一口。”
  楠本继续施加体重。并且把脸也凑过来。
  “招认吧。”
  “招认什么?”
  毋庸多问。刚才的问题他还没回答。为何没有帮稻边的那个理由。
  “只要你说出实话我就把拐杖挪开。”
  就在他忍受不住痛楚,准备推开楠本的前一刻,她主动抬起拐杖尖端。
  “我当时,就是受到这种待遇。你相信吗?”
  “谁干的?”
  “当然是那个白发男。”
  “意思是说你遭到审讯,被迫说出某些实话?”
  “算是吧。”
  听来有点匪夷所思,但楠本的表情不像是在随口乱说。
  “你干嘛特地告诉我这种事?”
  “我是想给你一个忠告。我看你好像藏着什么亏心事,若你打算隐瞒到底,那是白费力气。还是趁早死心吧。”
  鸟羽一边抖动左脚,一边瞪楠本。
  “你一定会被看穿的。被那个白发男。”
  “我怎么觉得,你的语气好像是在帮风间教官说话。你不是应该很恨教官吗?他对你做了那么狠的事。”
  “他是做了。但我不恨他。”
  “为什么?”
  楠本再次抬起拐杖。这次拐杖的尖端敲打的,是鸟羽手上的摘要笔记。
  什么意思?意思是说,答案就在这上面吗?
  想到这里时,今天也担任教官的贞方出现了。在教场值日生的口令下,三十五人排成五行七列。
  “我先问你们,救人时,必须放在第一优先的是什么?”
  贞方就像美军军官常做的那样,双手负在背后,张开双脚。锻链出来的上半身,穿T恤时看起来比光着身子时更有压迫感。
  “是被救助者的痛苦。自己亲身体会那个,和救助他人一样重要。”
  听不清楚贞方的声音。鸟羽把脸稍微向前伸。
  “首先,我需要有人扮演被救助者。有人自愿吗?”
  我!举手的是楠本。她拄着拐杖上前说:“我的脚不方便,只能扮演受害者来参与课程。请让我扮演。”
  “好,你在这躺下。”
  贞方指的,是地上铺的垫子。楠本在那里躺下后,贞方命令其他学生在她的一只手臂上堆放模拟瓦砾。
  “好,各位,这种场合要如何救助?鸟羽,你来试试。”
  鸟羽上前,使用千斤顶,抬起模拟瓦砾。贞方立刻尖锐吹响哨子。
  “混蛋!你现在,说不定已经杀死这名需要救助的人了。”
  虽被这么怒骂,还是完全无法理解为何会“杀死”对方。
  “听好,有人长时间被重物夹住手脚时,绝对不可慌慌张张立刻搬开重物!那么该怎么办?对方如果还是清醒的,应该先发问。问问对方被夹住几小时了,一定要先问出时间!时间若在四小时以内,那就可以立刻搬开瓦砾。但是,如果超过四小时,千万不可马上动手。为什么?”
  躺着的楠本,看起来似乎笑了一下。
  “因为会发生所谓挤压伤症候群的现象。手脚如果长时间遭到压迫,细胞会坏死。坏死的细胞会流出钾、肌红素、乳酸,血液会变得浓浊。这时候如果搬开压迫物,浓浊的血液会一下子流遍全身。于是立刻导致意识不清,弄得不好甚至会死掉!”
  不恨风间。这就是楠本如此说的原因吗?
  “所以,即便眼前有人很痛苦,有时也得耐心等候急救队的到来。这种案例,对救助者而言也非常不好受。但是,为了对方着想还是得忍耐!”
  鸟羽一边回队伍一边看着校舍那边。风间还没有离开花坛,正拿着浇水壶浇花。看起来不像在注意这边。
  但是,风间肯定在看着。那个教官总是精明地随时观察学生——他不得不这么想。
  下课了。
  打扫完毕,吃过晚餐后,由于轮到他降下国旗与校旗,晚间六点他再次外出。
  轮值的三人,联手将沉重的布块折叠好后,鸟羽独自绕到校舍后方。因为之前他看到稻边在那一带走路。
  他不能继续沉默下去。必须和稻边说说话。另一方面,他也不能道歉。如果道歉,就表示他说了谎。不,实际上他的确说谎了,但他绝对不能承认那点。
  稻边背对夕阳蹲着。凑近他的脸一看,脸颊有瘀青。短袖衬衫露出的手臂,也有一些擦伤。起码与须贺对打了二十次,被摔了三十次左右吧。
  不管怎样,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剑道二段在柔道六段的面前等同手无缚鸡之力。
  “你在干嘛?”
  鸟羽装作一如往常,对他说道。
  “我在想,会不会有蚂蚁。”
  稻边的回答令他松了一口气。因为稻边的声调,也和过去毫无分别。
  “我想尽量饲养更强悍巨大的蚂蚁。”
  这句话,令鸟羽更安心。前天发生的事,稻边似乎不追究了。
  自己这边,迟早得道歉。关于不得不做伪证的理由,找机会再向他好好解释吧……。
  “那,我来帮你。”
  鸟羽与稻边并肩蹲下。然后,直到日落前一直在拨开草丛,搬开石头,挖掘泥土。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