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宇阅读网迷案追踪

轩宇微信公众号:

血红的指甲

2020-04-30 来源:故事会   作者:未知
  惊现右手
  这是五月十日的凌晨两点,两名交警在京都伏见区巡逻,突然发现一辆银白色的高档小轿车违章停在路边。他们走近一看,车门没有上锁,在副驾驶座上有一个细长的包裹。一名交警拉开车门,打开包裹,顿时一股恶臭袭来,一件白色物体掉了出来,那竟然是一个人的右手!
  这是一只纤细的、优美的手,在五根手指的指甲上,都涂着血红的指甲油!
  很快,这只手被送到了警察署。负责此案的狩矢警部看着这只手,对部下山田刑警说道:“凶手干得真奇怪呀!这手看上去一点血也没有,皮肤也有点肿胀,肯定用水冲洗了好几遍。那么,指甲油不是多少也应掉一些吗?但你看,这指甲油像是刚刚涂上去的,还闪烁着光泽,没有一处脱落的地方。看来是凶手将切下的手用水反复冲洗后,又抹上了指甲油,然后裹上浴巾,再扔进车里的。”
  山田也觉得不可思议:“凶手有什么必要给切下的手涂上指甲油呢?”
  两人都陷入了沉思。根据这只手的大小,警方推断出,这名死者是个体瘦、年龄在三十岁左右的女性。指甲上的指甲油是法国货,是一种相当高级的指甲油。
  很快,警方查到了那辆银白色轿车的主人,是住在京都、经营着一家高级皮货商店的泽真知子。泽真知子最早在东京的一些酒吧和俱乐部工作,后来与一名电影演员结了婚,仅一年后就离异了。她不仅得到了一笔三千万日元的“损失”费,还因此成了名人。三年前,她突然返回了老家京都,开了一家高级皮货商店。
  于是,狩矢和山田来到了那家高级皮货商店,想找泽真知子问问情况。然而,店员告诉他们,泽真知子三天前飞去加拿大见客户了,并当场给泽真知子常住的一家加拿大酒店打了电话。奇怪的是,对方说,泽真知子并没有入住。
  “也许,她根本没有离开日本。”狩矢思忖片刻后,问清了泽真知子的公寓住址,便和山田匆匆赶到了那里。
  在乘电梯时,狩矢对山田说道:“不知为什么,我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山田心领神会地说:“那个被肢解的人,也许就是泽真知子本人吧!”
  到了泽真知子的公寓门口,只见大门上写着:我七日出门,请不要送报纸了,泽真。和店员说的一样,似乎泽真知子的确是五月七日就出门了。
  公寓管理员替他们开了门。屋内装修十分豪华,两人四处察看,山田在浴室的排水口发现了血迹。很快,法医组赶到现场,检测了血迹,同时还在室内查出了三个指纹,其中两个是狩矢和山田的,另一个正是房间主人的指纹,并且和那只右手上的指纹完全吻合。
  顿时,狩矢感到背后冷飕飕的,那只右手,的确是泽真知子的右手!
  扑朔迷离
  狩矢和山田再次检查了泽真知子的房间。梳妆台上放着一瓶法国产的红色指甲油,与被肢解下的右手指甲上的指甲油是同一款;另外,从右手腕中采出的血型是B型,与浴室中检测出的血迹的血型也是一致的。
  接下来,狩矢走访了附近的银行,得知了一个重要线索:五月八日那天,有人拿着泽真知子的存单,从这里取走了七千万的存款。
  狩矢向经办此事的银行职员询问,那个职员说:“那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女性。她戴着手套和墨镜,还戴了个大口罩。”说着,这个职员露出了担心的神情:“难道不是她本人?可对银行来说,没有收到遗失或被盗声明,只要有印章和存单,我们就必须支付!”
  狩矢苦笑着点点头,看来取走这七千万元的人,肯定是个冒牌货。
  就在这时,狩矢接到了山田的电话,山田报告说,有人在宇治川的河边发现了用黑色尼龙袋包着的左手和右腿。让人触目惊心的是,这左手手指和右脚脚趾的指甲上,也涂着鲜红的指甲油,和先前那只右手上的一模一样。经法医鉴定,这是同一个人的肢体,这三部分的主人失去生命的时间,大概在五月七日凌晨两点至三点左右。
  狩矢沉思片刻,将此事件进行了如下推理:首先,被害者可以假定为泽真知子。她原本A订了航班去加拿大,但就在当天的凌晨两点至三点,某个人来到了她的公寓,将其杀害。凶手杀死泽真知子后,将其在浴室内进行了肢解,然后将肢解后的尸体包在尼龙袋里,决定开着泽真知子本人的车去弃尸。
  弃尸的地点是宇治川。凶手认为已经全都丢弃了,却偏偏漏了一只右手。当凶手意识到这一点后,便于五月十日凌晨,将右手放在了车子的副驾驶座上,打算带出去扔掉。而当凶手开车来到伏见区时,远远地看见了当时正在巡逻的交警,或许是出于害怕,弃车而逃。
  可让狩矢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为什么凶手要如此认真地给肢解了的手脚指甲涂上指甲油呢?
  “这一点很明显,说明凶手是一个具有异常性格的人。”山田沉吟道,“因为尸体已经肢解,扔掉便是了,没有必要再抹上指甲油。”
  狩矢若有所思道:“性格异常?怎么个异常法?”
  山田说:“也许凶手有修饰尸体的兴趣吧。要不这个凶手就是女人,并且与泽真知子有什么特殊关系,那个自称是泽真知子、在银行提走七千万的女人很可疑。”
  狩矢点点头:“那我们就从这里下手,看泽真知子周围有没有失踪的、形迹可疑的女人!”
  特殊关系
  很快,两人就发现了嫌疑人——泽真知子的秘书上条美子,她从五月七日起就一直没去店里上班。上条美子毕业于名牌大学,一年前开始在这家皮货店工作。她的性格和着装打扮如同男子一样,既不化妆,也不戴首饰。传说她有同性恋的倾向,并且与泽真知子有着特殊的关系。
  打听到这些后,狩矢皱着眉说:“但这毕竟只是传说。”
  山田分析道:“上条美子有着男人一样的性格和气质,而泽真知子在东京的酒吧和俱乐部干了很长时间的女招待,非常讨厌男人,她与具有男人性格而又不是男人的上条美子,很有可能一拍即合。”
  狩矢一拍手:“没错。马上把上条美子的照片进行复印,向全国发出通缉令。”
  接下来,全国各家报纸都在显著位置刊登了上条美子的大幅照片,并连篇累牍地报道了这个事件:同性恋,肢解杀人,被杀的是一位漂亮的皮货商,而杀人犯则是一名高才生。这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搜查总部也在等待着见到上条美子的目击者来报告。
  但是,一个月过去了,一条有利的信息也没有接到,上条美子就像失踪了一样。
  山田沮丧地问:“难道关于她是同性恋的推理不对?”
  狩矢想了想说:“我先去一趟东京!”
  三天后,狩矢从东京回来了。他一见到山田就说:“马上去津和野!”
  津和野是一个偏僻的小镇,两人坐了一天的车,才赶到那里。一出车站,山田便急着问狩矢:“现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来这儿了吧?”
  狩矢说:“我在东京转了一下泽真知子工作过的酒吧和俱乐部,听到了这样的事情,泽真知子非常喜欢津和野这个地方,常对人说,将来她要长久地住在这儿。”
  山田吃惊地问:“可她不是被上条美子杀了吗?”
  “噢,不!”狩矢笑着卖了个关子,带着山田先来到了当地的警署,向警方打听最近有无一个三十岁左右、在这个镇上买了一套高级住宅的女人。署长告诉他们,最近确实有这样一个女人,花三千万元买了镇子边上的大宅邸,那人的名字叫田中二三子。
  两人打听好地址便出了警署。山田边走边问:“这个叫田中二三子的女人,应该是上条美子吧?”
  狩矢答非所问:“如果运气好,我们很快就能见到凶手了。”
  很快,他们来到了那套造型时髦的大宅邸前。狩矢摁了一下门铃,门开了,一个女人走了出来。狩矢紧紧地盯着这张脸,笑着说:“果然是你!泽真知子!”
  女人的脸扭曲了一下。沉默了一会儿,泽真知子问:“你们是怎么猜到的?我不是被人杀死了吗?”
  狩矢淡淡地说:“应当承认,你干得非常漂亮。你故意把上条美子的右手扔在自己汽车的副驾驶座上,让警方发现,而且手上的指纹与你公寓中的指纹也一致。一开始,我们确实认为是上条美子杀死了你。对了,那个指纹是怎么弄上去的?”
  “非常简单。”泽真知子说,“我擦去自己在公寓中的所有指纹后,便让美子来我这儿住,这样,她的指纹自然就留了下来。然后我再返回公寓,杀死美子。”
  狩矢问:“为什么要杀死她?”
  泽真知子说:“因为她背叛了我!她比我年轻,她成为了超过我的、受男人们青睐的女人!我决不允许!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发现她和我一样是B型血,便设想是不是可以伪装成我被人杀死而杀死她。榱瞬蝗萌嗣侵牢一够钭牛野阉耐贰⑶傻嚷裨诹松嚼铩”
  狩矢点点头问:“那指甲油是怎么回事?”
  泽真知子惨笑道:“把尸体肢解后再仔细地涂上指甲油,是为了误导警方,让警方觉得凶手具有异常性格。你们不也认为上条美子有异常性格吗?这样你们就不会怀疑是我干的了。”
  • 上一篇: 没有了
  • 下一篇: 污点证人
  • 更多精彩>>返回列表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