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宇阅读网民间故事

轩宇微信公众号:

夜半锣鼓声

2020-05-11 来源:故事会   作者:未知
  夜深了,刘子丰正在营帐里秉烛处理公务,忽然听见一阵锣鼓声,雨点般敲个不停,扰乱心绪。这是京剧《长坂坡》的出场鼓点,密集的锣鼓点子,催动着他身上每个毛孔。刘子丰站起身,走出营帐。
  好多士兵都被吵醒,钻出营帐观望。锣鼓声从对面的老鹰岭传来,不屈不挠的,似乎在等待着武生出场。刘子丰凝神听了听,摇摇头说:“好是好,不过还欠一点火候。”吩咐副将带人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荒山野岭的,怎么会有唱戏的锣鼓声?
  副将带了十几名兵丁,悄悄攀上老鹰岭,不由得大为惊奇。只见一块不大的空地上,4只猴子分别敲着鼓板、大锣、小锣、铙钹,像模像样的,好不热闹。副将挥挥手,众兵丁悄悄合围而上,打算捉住猴子们。可是,猴子们太精了,听见树林里的响声,拿着锣鼓家伙,跳跃而去,锣鼓声也戛然而止。
  听完副将的汇报,刘子丰也大为好奇,猴子也能敲京剧的锣鼓?难怪差一点火候。不过,对于猴子们来说,这已经很不错了。他一拍案几,说道:“明晚我亲自出马,将它们捉拿。”副将狐疑地问道:“猴子们已经受惊了,还会来吗?”
  一旁的师爷摸着山羊胡,眯着眼睛说:“还会来,这是罗家军的圈套。”刘子丰点头赞同,眼前不由得浮起了与罗家军恩怨纠葛的往事。罗家军是总兵罗铁俭的部队,曾经在平叛的战争中打出威风,被老百姓称呼为罗家军。罗铁俭平叛有功,恩宠一时,被提拔到朝中为官。兵部尚书刘子丰极力拉拢罗铁俭,但是,罗铁俭生性耿直,不愿意加入刘子丰的朋党,从而与刘子丰结下了梁子。后来,朝中大臣相互倾轧,罗铁俭站在正直的大臣一边,上书历数刘子丰贪赃枉法的种种罪行,却被皇上偏袒,压而不议。
  刘子丰反攻倒算,抓住罗铁俭平叛过程中的一些小失误,捏造事实,大做文章,皇上偏听偏信,开始对罗家军的将领们大肆诛杀。罗铁俭死后,罗家军剩余的将领保着罗家几位公子逃亡而去。刘子丰派出亲信爪牙,四处探访,务必要将罗家军赶尽杀绝。他每一年的秋季,都要到名山大泽打猎,其实是围剿罗家军余部。今夏,刘子丰得到消息,虎啸山发现罗公子的踪迹,于是,就以狩猎的名义,率兵来围剿。
  刘子丰把思绪收回来,咬牙切齿地说道:“已经快10年了,罗家军余部仍然剿灭不尽。我倒要看看,罗家军耍的什么把戏。”
  第二天晚上,老鹰岭上的锣鼓声果然响起。刘子丰披挂整齐,带着兵丁,悄悄地攀爬上老鹰岭。只见空地上,4只猴子正在使劲地敲打着锣鼓。刘子丰身先士卒,带头冲向猴子。他的黄金甲,在月光下格外耀眼。其他的3只猴子扔下家什跳跃着跑了,可是那只大猴子,边退边敲着大锣,对着刘子丰龇牙咧嘴。刘子丰挥着宝剑冲过去,忽然一阵巨响传来,刘子丰和兵丁们掉进了一个大陷阱里。紧跟着,一阵箭雨飞来,喊杀声起,埋伏在老鹰岭上的罗家军冲杀出来。
  这时,一阵号角声响起,绕道埋伏在老鹰岭后面的朝廷军队,蜂拥而上,喊杀声震天响。
  战斗终于结束。营帐内,副将汇报战果,伏击的罗家军全军覆没,4只猴子都抓了起来,锣鼓家伙什也捡回来了,冒充尚书大人的亲兵被剁为肉酱,黄金甲已经损坏。刘子丰哈哈大笑着说:“这些叛党,用猴子做诱饵,敲着《长坂坡》的锣鼓点子,以为搔到我的痒处,想置我于死地。我是谁?怎么会轻易地上当?哈哈哈!”
  副将点头哈腰地说:“大人英明!”刘子丰挥挥手,鼻孔里挤出声音,“去,把猴子们带上来。”
  4只猴子被拴着绳子,牵进营帐里。刘子丰让人把锣鼓家伙什放在猴子们面前,嬉笑着说:“你们不是会敲《长坂坡》的锣鼓点子吗?敲给爷听听?”副将拔出剑,叫嚣道:“还不快快遵命,小心砍下你们的猴头。”也是怪了,猴子们似乎能听懂人话,忙拿起锣鼓敲打起来,还真是有模有样的。敲了一会,它们放下锣鼓家伙什,开始对着刘子丰打躬作揖。
  刘子丰哈哈大笑,指着大猴子,对师爷说:“这猴子有点怪,体型偏大,另外3只猴子,都是跟着它的动作学,莫非是猴王?”师爷附耳过来:“大人,大猴子很狡猾,听士兵说,就是它把你的替身引到陷坑里的。依我看,就地正法最为妥当,免生祸端。”刘子丰摆摆手,说道:“承蒙叛军余孽煞费苦心,培养出这么好玩的猴子,我不笑纳,岂不辜负他们的一番苦心?小小的猴子,还能生出什么祸端?我把它们关在铁笼子里,还能翻了天?”
  回到京城里,闲暇的时候,刘子丰仍然和家养的戏班子唱戏取乐。刘子丰本是戏子出身,十几年前,跟着戏班子在京城里讨生活,最拿手的就是扮演《长坂坡》里的赵子龙。他那挺拔的身段,扎实的功底,清亮的唱腔,常常赢得满堂喝彩。慢慢地,刘子丰就成了戏班子里的台柱子,只要他上演京剧《长坂坡》,几乎场场爆满。
  这一天,来了一个官绅打扮的人,带着几个随从来听戏。看完刘子丰的表演,忍不住站起来喝彩鼓掌,还到后台和卸妆后的刘子丰攀谈。第二天,忽然来了一帮侍卫,把刘子丰请进皇宫里,专门表演《长坂坡》里的赵子龙。刘子丰这才得知,昨天官绅打扮的,是当今皇上。皇上也是戏迷,经常乔装打扮,混迹于各大戏院里看戏。看了好几年的戏,偏偏对刘子丰的扮相青睐有加。
  自此,刘子丰成为御用戏子,专门扮演赵子龙给皇上演戏。有一年春节,皇上正在观看刘子丰的表演,大臣进来递给他一份军情急报,原来边境民变,地方军队节节失利,向朝廷求援。皇上正在興头上,指着刘子丰说:“朕有赵子龙大将军,区区叛民,何足道哉!”就这样,刘子丰稀里糊涂地成为荡寇大将军,被派去平定叛乱。
  好在刘子丰读过《三国演义》,知道有个十面埋伏之计,就下令用十面埋伏之计杀敌。手下有一帮随军师爷和参军,自然会把一切安排妥当。想不到,这一仗打赢了,叛民们伤了元气,慢慢地,叛乱就被平息了。刘子丰被皇上重用,安排到兵部任职,没几年,就升任兵部尚书。
  吃水不忘挖井人,刘子丰发达了,就把原先的戏班子包养在府中,闲暇时,就和他们排演《长坂坡》。并不是刘子丰放不下唱戏,而是皇上放不下他扮演的赵子龙。皇上一有空闲,就来到刘子丰的府上,点名要他表演赵子龙,打发时光。既然皇上喜欢,刘子丰自然精益求精,不敢懈怠。
  这一天,刘子丰和戏班子演唱《长坂坡》,听着催他上场的锣鼓点子,忽然想起了那4只猴子,就让人把它们从后花园里连铁笼子一起搬过来。
  家丁们把铁笼子摆在戏台上,拿来锣鼓家伙什。刘子丰穿着赵子龙的戏装,唱白道:“呔,猴崽子们,快快与爷敲打起来。”果然,在大猴子的带领下,4只猴子敲起了赵子龙的出场锣鼓。刘子丰踩着鼓点,手握银枪,摆着姿势,踱将出来。戏班子的人算是看了一场稀奇,纷纷鼓掌叫好。刘子丰玩得很尽兴,可惜的是,猴子们只能勉强敲打半场,到了后面,节奏就全乱了。纵使这样,也让人称奇不已。刘子丰慢慢地喜欢上了猴子们,只要和戏班子排演,就必先和猴子们玩上一段。
  转眼到了中秋节,皇上和妃子们吃罢月饼赏玩了一会明月,戏瘾犯了,就摆驾来到刘子丰的府上。刘子丰急忙迎驾,请皇上到戏台子下坐定,喊来戏班子,开演《长坂坡》。皇上摆摆手说:“刘爱卿,朕听闻你收养的猴子,会打锣鼓点子,不妨让朕开开眼。”
  刘子丰急忙跪禀:“启禀圣上,那都是胡闹,恐怕有辱圣听。”皇上挥挥手说无妨。刘子丰就下令抬上铁笼子。猴子们果然敲打得有板有眼的,刘子丰踩着锣鼓点子,演起了赵子龙。皇上高兴得禁不住手舞足蹈,开怀大笑。
  演完了,皇上还觉得不过瘾,非得要重演一遍,让刘子丰把猴子们放出来坐着,台子边摆个铁笼子,有碍观瞻。刘子丰依照旨意而行,重新开演。
  刘子丰踩着锣鼓点子上场,正在念白的时候,忽见大猴子扑到刘子丰的身上,刘子丰惨叫着倒在台上。侍卫们急忙冲上台,拿下大猴子。大猴子手里拿着锣槌,锣槌的一头是匕首形状。原来锣槌暗藏机关,旋转掉槌头后,就是一把匕首。大猴子发出怪笑,对着抽搐的刘子丰说:“奸人,你没想到吧,老鹰岭的计谋只是铺垫,我才是真正的杀着。”然后仰头叫道:“父亲,罗家军的将领们,我为你们报仇了!哈哈哈!”
  刘子丰死了,被抬下去后,皇上亲自御审大猴子。大猴子倒也爽快,全招了。他是罗铁俭的小儿子罗心树,父亲被害时,他还不到一岁,被母亲抱着逃亡。可是,刘子丰赶尽杀绝,罗家军余部被多次围剿,几乎没有藏身之地。罗府养着一个江湖术士叫做黄老癫,说是只有除掉刘子丰,罗家军余部才有生存的可能,就把罗心树带走了。此时,罗心树才两岁多。
  黄老癫喂罗心树吃丹药,把他关在山洞里与猴子一起生活。因为药物的关系,罗心树不但瘦得和猴子一样,而且再也長不高,举止和猴子没有什么两样。后来,黄老癫给罗心树做手术,缝了一身猴皮,罗心树就这样变成一只大猴子。不仔细凑近看,还真难辨别。黄老癫又教罗心树和3只小猴子练习《长坂坡》的锣鼓点子,然后把他们送到老鹰岭上,精心策划了一场复仇的计划。
  皇上看着罗心树猴子的模样,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只是一个十来岁的孩子而已。想着猴子能说人话,稀奇好玩,皇上就说:“罗心树,朕给你父亲和罗家军平反昭雪。不过,你得进皇宫里逗朕开心。”罗心树说:“皇上,正因为你好玩耍,宠幸戏子刘子丰,才弄得君不君臣不臣的,败坏朝纲。我已报大仇,何必苟且偷生。”说完,撞在台柱子上而死。
  皇上沉默了好久,才摆驾回宫。从此后,再也不看戏了,并给罗铁俭和罗家军将领平反昭雪,罗家军余部就地为民,不再追究。
  • 上一篇: 六张狐皮
  • 下一篇: 小神厨
  • 更多精彩>>返回列表
  • 相关文章